当前位置:馆内动态->思想政治工作-学习园地

吴婷——《息烽集中营》
2016-11-30  

初春四月,我来到风和日丽的息烽县。息烽集中营坐落在贵阳北部66公里处,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国民党的第一号天牢竟设立于此。国民党在这里修建了这座集中营,与龙望门看守所、白公馆监狱统称为国民党军统的三大集中营。在三所集中营中间,息烽集中营管理最严、规模最大、杀人关人最多,所以军统内部称之为“大学”。从1938年11月建立到1946年7月撤销,先后关押共产党和先进人士1220多人,其中600多人被杀害和折磨至死,幸运者不足百人。 进入集中营,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低矮的囚室,黑暗的地牢,一帧帧黑白相片,令人追忆起那曾有过的残酷岁月。

在那个年代,息烽集中营尤如人间地狱,国民党匪徒何子桢任集中营主任期间,以中国封建社会最残酷的刑罚来进行全封闭的方式管理,不论天气冷热,体刑毒打、水火交攻(开水烫与烙烙铁)、灌辣椒水、十指连心等样样俱到,何子桢之凶恶残暴连他的主子戴笠都不满意,后由周养浩接任,搞所谓“狱政革新”,比其前任稍好一些,也才有了以后集中营内的各种革命斗争故事。

共产党人及进步人士用他们的意志与毅力、鲜血与生命,在息烽集中营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革命赞歌。以血肉之驱、置生死之于度外的精神,同白色恐怖进行着最顽强的斗争。在那特定的时空中划下了人间最美丽的轨迹,留下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生命在刹那间得到了永恒。

息烽集中营杀人常在夜晚执行,地点多在监狱后面的山上,杀人的方式分为枪决、棒杀、活埋三种,杀人前绝对保密。息烽集中营设立的7年多时间里,被秘密杀害和摧残致死者多达600余人。军统经常采用异地杀人的办法,秘密杀害关押的一些重要人物。如杨虎城将军和他的两个儿女,从息烽集中营押解到重庆后被杀害, 抗战胜利后,息烽集中营撤销,大部分被关押的人被杀害,少数人被释放,剩下的72人转到了重庆继续关押。

今天,息烽集中营旧址保存恢复比较完整,群雕《忠魂曲》耸立在广场中央,在蓝天白云下,显得高大挺拔,息烽集中营内的革命先烈及勇士们不屈不挠的精神,高墙、铁链下的勇敢,魔窟下的顽强都凝聚在雕塑之中。

息烽集中营是中国现代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文物遗址,也是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见证。发动西安事变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的杨虎城将军,在息烽集中营中,无论国民党当局采取任何非人的待遇,无论特务看守使用任何卑鄙的伎俩,将军始终坚持“不管蒋如何对我,我绝不后悔。只要问心对得起国人,死何足惜!”抗日爱国将领黄显声在给儿子耀华的家书中写到:“我现在虽然坐牢,并未犯法,是为团体、为国家、为义气而坐牢,问心无愧,将来生死存亡在所不计!”

在息烽集中营这个特殊的战场中,革命者的人格、意志在这里得到了充公展示。历史铸就了息烽,息烽因此而凝重。无数革命者在这个特殊的战场,面对摧残、折磨和屠刀,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大无畏气概,与国民党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和殊死的较量。

走进息烽集中营,那一间间牢房使我们体验到什么是战争,什么是不屈,什么是意志;走出集中营,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一间间低矮的牢记,是一件件刑具和一件件遗物,给我们传达了凝结于文物中的思想内容和精神价值,先烈们的英雄事迹和坚贞不屈的精神鼓舞着今天的人们,在这里,孕育着革命前辈最为坚定的信仰,燃烧着共产党人最为光辉的人生。有多少人在烽火岁月中抛妻舍子,有多少人在弥漫硝烟中血染沙场,有多少人忍受了酷刑拷打的折磨,即使被敌人的锁链磨砺的伤痕累累,即使被恶贼的竹签刺出了殷殷鲜血,也动摇不了他们在入党仪式上的铮铮誓言,也摧毁不了他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和忠贞。

正是有了他们的牺牲,才能有我们的今天,青山常在,烈士精神永存!

 

读者证号: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