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馆内动态->思想政治工作-学习园地

李弓长——《党在贵阳剿匪的红色事迹》
2016-11-30  

贵阳解放前夕,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和保安副司令韩文焕按照蒋介石的密令炮制了《贵州省反共保民救国纲领》,并于1949年8月至10月间,在贵阳雪涯洞举办3期“游击干部训练班”,培训了专员、县长、警察局长、保安团军官、党团骨干、帮会头目、民卫队长等1700多人。这些人分散到各地以后,积极网罗旧官僚、恶霸地主、反动军官等,组织潜伏武装力量。贵州本是国民党长期统治的大后方,特务、封建会道门、保甲组织遍布各地,加之解放时间较晚,从全国各地逃来不少国民党的党、政、军、警、宪、特人员和残兵散卒相继聚集成匪,形形色色的地主武装、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地痞流氓也转化为匪。1950年4月时,贵州全省集中公开活动的土匪已达460多股,武装匪特约13万人,机枪千挺以上,这些土匪多则上千人,少则几十人,控制着全省近半数县城和大部分乡村。

贵阳作为省会城市匪患同样猖獗,周边有多只千人以上的股匪。解放军第五兵团主力解放贵阳后继续入川、滇作战,贵阳守备力量较为薄弱。贵阳军分区所辖10座县城有9座被土匪侵扰。严峻的形式迫使解放军在贵阳市内修筑碉堡保卫首脑机关安全,但土匪的偷袭伏击却防不胜防。

    当时,猖狂一时的土匪甚至图谋攻占贵阳。1951年2月,中统特务徐介丞潜往贵阳近郊花溪、青岩一带,与在当地活动多时的军统特务潘方侠、恶霸裴永达等秘密组织“中国国民党新编第一集团军”,在贵阳市内建立情报站,同时购买武器,收罗散兵流寇,联络城郊其他股匪,准备在3月25日分四路攻打贵阳。另一个军统特务钱济渊则暗中组建“反共救国军临时支队”,指使潜伏在监狱的张富田等人,将炸药分三处埋在监狱围墙下,企图炸开围墙制造暴乱,配合城外土匪进攻贵阳。所幸,匪特策划的这起惊天大案被贵阳警备部队和公安机关提前侦悉,并于3月24日凌晨开展全城大搜捕,抓获匪特249人,将钱济渊等要犯处决。

3月24日的大搜捕让城内的匪特遭到重创,但城外的土匪并未罢手,自称“中国国民党新编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的潘方侠于3月25日发动对贵阳近郊青岩区政府的围攻,3月26日凌晨又纠集多路匪众3000余人围攻贵阳与青岩之间的交通要冲花溪。潘方侠原是蒋介石的侍从室副官,还曾在中美合作所任职。贵阳解放前夕他混迹在青岩一带,直接统领着贵阳南郊的土匪1500余人。他率领土匪进攻花溪时,解放军在当地驻守的兵力大约只有一个连,根据敌情,驻防部队决定集中兵力扼守机关大院,并利用地形多次打退土匪进攻,双方暂处相持局面。贵阳警备司令部于3月26日派出两连援军奔赴花溪,但土匪派人破坏公路阻击解放军增援部队。其后的近20天时间里,潘方侠又两次发起对花溪的袭击,均被解放军驻防部队击退。4月18日拂晓,解放军以三个营兵力对青岩的潘方侠匪部实行合围,匪徒溃散藏匿。后经部队搜索和百姓指认,200多名混入普通百姓中的土匪被抓获,还搜出土匪藏匿的枪支400余支。战斗中解放军毙伤土匪19人,只可惜匪首潘方侠在17日合围前以搬救兵为由带着40多名亲信逃往黔南。

盘踞贵阳朱昌堡一带的杨江、黄敬明匪部是贵阳附近叛乱最早、实力较强的另一支股匪。杨、黄二人集结匪徒1000余人,与盘踞清镇五里区的麻幺弟股匪互为呼应,为祸一方。1950年2月27日,一支40余人的解放军部队路径朱昌堡,遭杨江匪部三四百人伏击,18名解放军战士牺牲。1950年3月2日,杨江匪部勾结白云区杨恩华股匪,集结1500余人偷袭贵州省委农村(试点)工作团、白云区公所驻地——鸡场,工作团及区公所16人牺牲。鸡场有一座粮食仓库,存粮40余万斤,是过往驻军的重要补给站。1950年3月31日,杨江、麻幺弟、杨恩华几股土匪又集结近千人包围鸡场,土匪依仗人多势众熟悉地形,连续发起冲锋,甚至发动火攻。经过一夜激战,解放军援兵赶到才击退匪众。1950年5月7日,解放军进剿杨江、麻幺弟等匪部,并迅速将其击溃。为彻底消灭该股匪徒,解放军进剿部队在朱昌等地修筑工事,安扎部队进行驻剿。经过10天的驻剿,解放军击毙匪首杨江,俘获匪徒20余人,并迫使匪众200余人投降,缴获长短枪143只,电台一部。盘踞白云的匪首杨恩华等人也在剿匪战斗中相继落网。

在贵阳附近活动较为猖獗的还有鲍相臣、鲍华丰、赵国臣等纠集的多支股匪,经过解放军多次大的合围进剿,至1950年底,这些悍匪被全部歼灭。在1950年一年时间里,仅贵阳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参加的剿匪战斗就有251次,毙匪445人,伤匪472人,俘匪1822人,降匪2872人,缴获枪炮2548支(门)。随着匪患的平息,贵阳才真正获得解放。

读者证号:

密  码: